旅游指南:
天气预报| 新闻| 地图| 特产| 民俗| 攻略|导游| 自驾车| 帮助中心
康辉国旅品质游:
公司简介| 质量反馈| 为什么选择我们| 汇款帐号| 联系方式
当前位置:张家界康辉旅游网 => 风土人情 => 湖南名人
—相约新康辉 体验心旅游—
 散客旅游:0744-8200222
 团队专线:0744-8211222
 会议专线:18907448180
 公司传真:0744-8265222
 24小时手机:18907448180
 292346869 1528550709
湘西王--陈渠珍



      陈渠珍,号玉鍪,生于清光绪八年(1882年)九月, 其先祖由江西迁湖南浏阳,再迁麻阳龙家铺,祖父始定居凤凰

  陈渠珍16岁入沅水校经堂读书。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毕业于湖南武备学堂,分配在新军第四十九标任队官,曾加入同盟会。

  宣统元年(1师9)7月,钟颖率部进军西藏,陈任援藏军一标三营督队官,参加了工布、波密等战役,被调升为管带。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的消息传到西藏,进藏川军中的哥老会组织积极响应,并杀死了另一协统罗长琦。陈渠珍出于个人安全考虑,于年底策动150名湘黔籍士兵,取道青海,渡哈喇乌苏河,入酱通沙漠,过通天河,经柴达木盆淖地,历经7月到达兰州时,仅生存7人,返回凤凰,已是民国元年(1912年)冬。24年后陈把这段历史写成《荒野尘梦》一书。

  民国2年(1913)回凤凰任湘西镇守使署中校参谋。1918年护法战兴起,湘西镇守使田应诏组织护法军第一路军,命陈为参谋长兼第一梯团长,旋又代理第一路军司令。民国10年(1921)兼湘西巡防军统领,移驻保靖。民国14年(1925年,省长赵恒惕任命陈渠珍为湘西屯边使。

  民国16年(l920)唐生智复任命陈为第十九独立师师长,陈遂回驻凤凰。为培植地方武装势力,他兴办了军官教导团、经武学校和国术训练所等机构;编著了《军人良心论》等教材。
     在财政上,他极力扩充税源,加盐税、木关税、特税(大烟税)、火坑捐(户口捐)等约五六十种苛捐杂税,掌管湘西全部屯租,还兴办了湘西农村银行,票币发行量达10万元,流通于湘西14个县。还先后在凤凰县办起了造枪、皮革、木器、印刷、毛笔等工厂及乡村师范、幼稚园等学校。

  民国24年(1935年)春,何键趁红二,六军团配合中央红军长征之机,逼迫陈部接受改编,其部队改由顾家齐、包移率领开出湘西,陈渠珍以"湖南省政府委员"的空衔移住长沙,从而第一次结束了他在湘西的割据局面。

  陈渠珍对何键怀恨在心。民国26年(1937) 9月,在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贺耀祖的支持下,利用凤凰苗胞抗租反屯的炽热情绪,于幕后策动屯务军指挥龙云飞等乘机攻入乾城,震动了湘西,加上国民党上层互相倾轧,何键被调离湖南。

  1949年3月2日,沅陵发生兵变,湘西局势一片混乱。陈渠珍趁机成了凤凰县防剿委员会,重新掌握了全县军政大权。陈为了控制湘西局势,又先后接受了宋希漉和省主席程潜委任的"湘鄂边区绥靖副司令"及沅陵行署主任的职务,并移署乾城,在所里(今吉首)召开了"湘西善后会议"组建湘西自卫军,人枪共约3000余。于是陈又东山再起。

  1949年8月,程潜、陈明仁在长沙和平起义,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战军部队向大西南挺进。陈渠珍由乾城退避凤凰县黄丝桥。中共湖南省委、湘西区党委及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曾多次派员来凤凰策动陈渠珍和平起义。陈在权衡得失后,同意和平起义,10月中旬,赴乾城正式与湘西区党委洽谈和平解放凤凰及沅陵行署的接交等有关事宜。

  1950年陈被特邀参加全国政治协商会议扩会议,谒见了毛主席、周总理,并与贺龙元帅畅叙旧情,继而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委员。1952年2月病逝于长沙,终年71岁。

  陈渠珍以他的智慧谋略统治了湘西近三十年,被人们称为“湘西王”。

 

                                     苗藏良缘缠绵爱情

    陈渠珍的早年是在凤凰度过,从湖南武备学堂毕业后跟随了川边大臣赵尔丰,并被任命为六十五标队官(相当于连长),归四川知府钟颖管。
  不久,陈渠珍被分配到成都附近名山县的百丈邑驻防。此地恰好是连接川藏的重要通道。陈渠珍对西藏很感兴趣,询问西藏的山川风俗,参考图籍,未进藏之前已经是半个西藏通。
  清宣统元年,清政府决定派遣四川知府钟颖率领川军2000人赴藏解决政治矛盾。恰好,已是半个西藏通的陈渠珍及时给钟颖呈上了西征计划书,对于藏事规划颇详尽。钟颖对此大加赞赏,立刻召他回到成都,委任其为援藏一标三营督队官。
  1909年7月,陈渠珍随钟颖正式挥师出发,但行军途中颇为艰难,劳役四处逃亡,虽出重金,但难于雇佣到役夫。此后,大军过雅安、泸定、大相岭、打箭炉,五十天后到达昌都后,与赵尔丰会师。但赵认为陈渠珍等人都是学生军,不堪大用,甚为鄙视。陈为了争一口气,愤然力请从川快速入藏。
  昌都是拉萨的东大门,十三世达赖喇嘛颇为惊恐。拉萨色拉寺接达赖的密令,派人征调了硕般多等地的民兵一万多人,准备拒川军于恩达。陈渠珍于是前往西藏民兵驻地侦查,被藏兵擒获,随后又被释放回昌都。
  年底,陈渠珍率军到达拉里,紧接着大举进入拉萨。陈渠珍驻扎工布江达。金戈铁马之后,“湘西王”遭遇了一段缠绵的感情。藏族女子西原是陈渠珍在前往工布时,在贡觉营官彭措的家中认识的。当时陈渠珍受到彭措的热情款待,席间有一女子“年约十五六,貌虽中资,而矫健敏捷”,她就是彭措的侄女西原。第巴(西藏地方官职名)说,如果陈喜欢,就相赠做妻妾。陈当时信口答应,但并没有提到自己已有内眷在成都。但不料,次日彭措竟然真的送来西原。
  从此,二人在征讨波密中结下了情愫,在数月后,陈渠珍急迫离开西藏时,西原是希望与陈在内地相伴以老的。西原也知道,清朝灭亡后,藏地与内地从此将陷入风雨飘摇中,动荡的时局将使她与家人再无见面的机会。四水六岗的雪域与湘西凤凰相隔的是何等的千山万水!在西原离家的清晨,其母送给她一座八寸珊瑚,悲恸地说“异日见此物,如见吾面也”,并声泪俱下,西原也一再泣不可抑。陈渠珍遇到西原后二人再未分开。  

 

                                    驰骋疆场铮铮傲骨

 陈渠珍在湘西之所以出众,之所以能称王,和竿军的土壤——湘西的民风有很大关系。陈渠珍中等个子,长得一表人材。不留胡子,脸面常年光洁清爽,黄黄的眼珠,很有威严。平时穿长袍,不戴帽子,留分头,后面拖个尾巴。俗话说,“黄眼珠不认人”,陈渠珍治事严厉,却也猜忌多疑,想是历经风雨打磨的本能反应吧。 
  辛亥革命后他在湘西镇守使田应诏手下当参谋,因无实权,常被同僚所讥笑。有次中营游击滕某宴请军政要员,在席间戏谑陈说,参谋参谋,就是参事参非谋衣谋食。陈一怒之下当场揪住这位上司,饱以耳光,事后不得不弃家而逃,跑到四川去投奔江湖上的朋友。后由田应昭出面摆平才返回老家。
  孙中山在广东谋划第一次北伐前,曾派代表与陈渠珍联系,委以“第一师长”职务。陈渠珍请一次客,送代表两千元路费,委任状却压在被褥底下毫无作用。他不愿接受别人的指派。
  1938年,自清朝武备学堂兵目队学员算起,陈渠珍在军队中的履历足有三十五年,已是中将军衔在肩。随着抗战时局的变化,国民政府将撤往陪都重庆,蒋介石想到川黔屏障的湘西此时重要的战略地位,通过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的张治中得知陈渠珍在湘西的影响力,希图利用他来巩固湘西这道可能成为抗日前沿的防线,于是电召陈渠珍到武汉一见。陈渠珍兴冲冲的前去谒见,不料蒋介石见到他只是三言两语,居高临下说了一套国府要迁重庆,湘西就成了西南大门,地位极为重要,你过去干得不错,今后更要好好干等例行公事的话,不等陈渠珍有所表示,就翩然而去。
  此等官场应酬让这个性情高傲的湘西人很不舒坦,自尊心大受伤害。他愤然取消了拜见陈果夫、张群、何应钦、陈诚等人的计划,立即返回湖南,取出那一叠不曾派得用场的介绍信还给张治中说:“委员长待人太轻侮,我有点受不了,别的大人物我也不想见了。”张闻说惊道:“多少著名人物欲求见蒋一面而不得,他能接见你且加以勉励,可谓特别了”,陈以沉默表示不以为然。陈渠珍当然知道“得低头时须低头,得弯腰时且弯腰”是官场上的金科玉律,可一旦自尊心受到伤害,他会被个性的本能趋使,什么都不管不顾。 
  1939年,与陈私交甚好的张治中,见他受到继任湖南省主席薛岳的排挤,特别安排他去重庆会见当时的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部长陈诚,以期改善他的处境。因张深知陈渠珍个性耿直高傲,而陈诚当时在国民党政府中也是炙手可热,以傲慢出了名的人物,因此事先特别嘱咐他对这位红人要谦恭一点,奉承几句。
  没想到陈渠珍在宴会上竟然一句奉承的话都不肯说,还在有意无意间对陈诚的狂妄露出轻慢的表情。张治中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频频在桌子底下踩陈渠珍的脚尖,可陈渠珍还是我行我素。宴会后,张治中埋怨陈渠珍说,“你这个人怎么一句客套话也舍不得讲?就是字字珠玑也要吐几颗嘛,不然怎么求他通融?”接着又建议陈渠珍回访陈诚,补救一下。陈渠珍婉拒了张治中的建议,说:“我的年龄到底比他大许多,为一官半职乞求于他,太不像样子。”张治中听了暗暗叫苦,早知陈渠珍如此心高气傲,就不该安排这次见面,这下对陈没帮上忙,反而会弄巧成拙。
  果然,后来陈诚不但不成全陈渠珍,反而指责陈曾在湘西“养匪纵匪,放匪收匪”,使蒋介石险些下令将陈渠珍扣押。 
  过了些时候,张治中通知陈渠珍说,委员长听说他要回湘西,准备再次召见他。陈渠珍听后不但不肯去,反而对张说:“宜为庶民,也不折腰为官。”张治中暗中佩服这个湘西人的骨气,但口中不得不劝说道:“小不忍则乱大谋,你的个性太刚直,要吃苦头的。”陈渠珍事后对友人说,“蒋介石的住房里有许多狗洞,我就是不能丧失人格去钻上一钻,求个一官半职。”
  陈渠珍在湘西经营了大半辈子,他的经历中曲折离奇的故事多得很,可是他的同乡不论长幼,总爱重复讲述他跟蒋介石斗气的一段。在凤凰人看来,陈渠珍是他们历史的代表,当年敢于不买蒋介石账的,非陈渠珍莫属。至于陈统领为了他的负气,付出了历时七年被迫流离失所的代价,他的乡邻多半不愿提起。这些震撼人心的故事,成了湘西人的骄傲,在漫长的年月里驰骋在凤凰人的幻想里。
   直到今天在湘籍弟子的博客里,还有这样洋溢着仰慕之情的言辞:  
  这里家喻户晓的“湘西王”陈渠珍,既能“十年生息,十年建设,励精图治,可将百孔千疮之湘西治理成为富庶之邦”,又会“任意施为,纵匪为患”,竟然是条响当当的“宜为庶民,也不折腰为官” 的硬汉。 

 

                              人生入戏豪侠仗义

    陈渠珍和贺龙的关系有一定的渊源。他曾是贺龙的上司,也曾是贺龙的对手,最后成了贺龙的下级。

    1914年,孙中山发出了“讨袁告示”,中华革命党在各地建立了支部,组织武装讨袁。贺龙起而响应,参与领导湘西暴动,后来用两把菜刀刀劈芭茅溪盐税局,拉起了一支农民武装,打出讨袁护国的旗帜。此时贺龙加入湘西镇守使田应诏的部队,被任命为湘西护国军左翼第一棵团第二营营长。而此时陈渠珍从西藏回到湘西后,在田应诏手下任中校副参谋长,后代理湘西靖国军第1军军长,算是贺龙的上司。陈渠珍精明能干,他以替田应诏训练骨干为名,主办军官训练团,开始培植自己的军事实力,为日后全面控制湘西奠定基础。陈渠珍势力上升后,取代田应诏成为湘西镇守使,当起了“湘西王”,而贺龙的部队还留在桑植。陈渠珍就派其右翼司令张云龙率军伏击贺龙,但被贺龙击败;接着又委派其亲信肖某出任桑植县县长,劝说贺龙归附。而此时贺龙收到了两张委任状,一张是陈渠珍送来的,委任他为支队司令,驻防沅陵;另一张是澧州镇守使王子豳送来的,委任他为团长。贺龙认为自己同陈渠珍素无往来;而王子豳在在消灭最后一支清军的战斗中,曾受到孙中山先生称赞,贺龙最后接了王子豳的委任状。

    1920年7月,湘西发生兵变。谭延闿第三次督湘不久,指使澧州副镇守使卿衡,将王子豳杀害,夺取了澧州镇守使大权。王子豳的儿子王育寅发誓要为父报仇。7月26日,在慈利的东岳观集中了七千人马,哭师起兵,并派人赴桑植请贺龙出兵作战。 贺龙与卿衡早有旧隙,今见王育寅相请,于是发兵慈利,两人一起攻占了慈利。后来林修梅就任湘西靖国军总司令,委任贺龙为湘西靖国军第3梯队团长。10月中旬,林修梅发兵常德,贺龙部队为先锋,终因寡不敌众失利,贺龙率本部人马返回桑植。此时已完全掌握了湘西军政大权的陈渠珍终于说服了贺龙,委任贺龙为湘西巡防军第2支队司令,二人共同驻军常德。当时正遇着湘西大旱,保靖、龙山、永顺、桑植等八县,饥民达180万。陈渠珍广设粥棚,赈济灾民,此举大快人心,陈渠珍更加在湘西站稳了脚跟。

    由于在一起驻守,陈渠珍和贺龙的接触也多了起来。一日,两人到常德城北梁山上散步,陈渠珍感叹地说:“政治不良,小人专权,忠良受害,百姓遭殃。这些年来,我赴康藏、走四川、经甘肃入陕西,历经千山万水,所到之处,人民的生活无不在水火之中。大清国倒了,国家该振兴了吧,可还是一个老样子。袁世凯尸骨都烂了,可国家还纷乱如麻。”贺龙说:“是啊,我原来也以为扳倒一个袁世凯,国家就好了。现在看来,我们想得太天真了,但愿孙先生的理想得以实现。”不久,冯玉祥为常德镇守使,移驻常德。贺龙、陈渠珍的部队离开常德,贺龙领着自己的队伍,回到桑植,赶走田应诏手下一位无恶不作的马团长,自己在桑植训练军队。

    1921年,孙中山派石青阳赴川东联络旧部,组织军队。1922年初,石青阳来到湘西,见到了过去一起在同盟会的会员陈渠珍。石青阳向陈渠珍说明召集人马随孙中山先生北伐的来意后,陈渠珍当即推荐了贺龙。

    其实陈渠珍推荐贺龙是担心其久居湘西,终成心患,就做了个顺水人情。而贺龙也知道陈渠珍觉得自己对他威胁太大,也是摆脱陈渠珍控制的好机会,就一心跟随孙中山。自此,贺龙走出湖南,加入共产党,征战数十年,成为新中国的第一代大元帅。贺龙加入共产党后,和陈渠珍又成了对手。但陈渠珍还是顾及旧交情,坚持“剿共不剿贺”的原则,凡是同贺龙带领的红军交战,都采取亦战亦和的策略,而贺龙军队借道陈的防区,陈也慨然让路,甚至贺龙队伍有难,陈也慨然出手相救。

    除了和贺龙交往,陈渠珍和沈从文也有过一段交情。1922年,陈渠珍执掌湘西大权不久,二十岁的沈从文从川东被部队遣散回到保靖,被陈渠珍留在身边作书记,领中士军衔。开会时,如机要秘书不在,就由沈从文担任记录。平时,会议室就由沈从文留住。军部会议室里放置了五个大楠木橱柜,柜里藏有百来幅自宋及明清绘画,几十件铜器古瓷,十来箱书籍,一大批碑帖,和一套《四部丛刊》。无事可做时,沈从文就读书消遣。每当陈渠珍需要阅读某一书或抄录书中某一段时,就由沈从文预先准备好。他还经常替陈渠珍翻检抄录古籍,日积月累,沈从文将大部分古籍都看懂了,也扎下了中国传统艺术的根子。

    后来陈渠珍的老师,沈从文的三姨父聂仁德先生在保靖狮子庵讲学,沈从文听后大受启发,产生了外出求学的想法。1935年,他向陈渠珍提出离开军队北上求学,陈渠珍非常爽快地说:“你到那边,能进什么学校,一年两年可以毕业,这里给你寄钱来。情形不合,你想回来,这里仍然有你吃饭的地方”。并写了一个手谕给沈从文,沈从文拿着手谕,到军需处取了二十七块钱,带着陈渠珍给他的那份勇气,就离开了保靖,外出求学。

    还有后来的全国政协副主席,新中国第一任铁道部长,麻阳人滕代远曾经在遇到困难时,以麻阳老乡的名义找到陈渠珍,他照样给予了资助。

    陈渠珍的一生有过辉煌、有过坎坷。但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一生清贫,去世时两袖清风,一贫如洗,连家里用的家具都是向旧部下借来的。在凤凰,陈渠珍连个故居都没有。穿行在凤凰的大街小巷,仅仅能在一处名叫朝阳宫的陈家祠堂里找到一些陈渠珍的影子。祠堂里有一副对联:数尺地方可家可国可天下,千秋人物有贤有愚有神仙。对联在正殿上,对面是一处戏台,好像真的应了“人生入戏”这句话

相关内容
本站部分图文内容取自互联网。您若发现有侵犯您著作权行为,请及时告知旅游站长,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侵权作品、停止继续传播。
Copyright 2009-2013 www.ezjj.net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张家界康辉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总部:张家界市古庸路347号康辉国旅大厦 | 长沙分公司:长沙市凯旋国际大厦B座24楼
湘ICP备10004333号-3

湘公网安备 43080202000240号